央视网 > 新闻社区 > 复兴评论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李晓亮:强栽三角梅是为病梅提供新素材吗

 

CCTV.com  2009年10月23日 09:2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四川新闻网  

  继前日四川成都温江区全区干部学国学后,昨天又一条类似新闻,延续了争议。四川洪雅县秋季绿化工作,实施了一项“重要行动”:“全县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干部职工,必须在自家栽种至少两株三角梅。”(相关新闻见今日本报30版)

  据说,此举“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洪雅县城打造成最美的县级旅游城市!”果不其然,落点还是在旅游效益上。洪雅欲以一纸政令,打造“满城尽栽三角梅”的奇景,恐怕难以讨巧。

  因为这和此前各地花样翻新的“创×”套路,如出一辙。为“创卫”迎检,有的城市一夜间关闭临街饭馆、商铺;为打造所谓的“慈善城市”,政府竟下达指标,全民索捐;为提高绿化率,“一夜成林”,甚至荒山涂绿漆的荒唐之举也屡现报端。

  行政强制外加弄虚作假,是“全民××”行动的通病。这其中当然有涉事城市的短视、功利主义的责任。但难道那些“莅临指导”的督导组和专家组,平时从不读报看新闻?暗访记者或街边小孩,都一清二楚的问题,上级机关和各类专家真的从未耳闻,抑或充耳不闻?

  那这种考评又有什么实质意义呢?就算最终评上一个虚衔,可与当初评选时,铺天盖地的红头文件闹得全城鸡犬不宁,上下默契的弄虚作假、劳民伤财相比,这个名衔到底给当地民众留下了什么?是增加了公共利益,还是增进了人们的幸福感,又该如何证明呢?

  很难说过分整齐划一,甚至带着权力审美洁癖的“市容格局”,在满足地方官员政绩需求之外,对人们日常生活需求,有多少裨益。权力的骄纵,会让市民买瓶酱油,吃一串烧烤,都比以前多过几个天桥,多穿几条街道。在这一点上,很难说百姓会与城市管理者的诉求高度重合。

  同理,洪雅此番强制推行“三角梅绿化”,也没能摆脱这个权力轻狂的窠臼。我们都知道,自家阳台摆什么花,或者养不养草,纯属私人问题。如果由行政指令硬性要求,这就如同公权触角伸入私人卧榻一般,让人难以接受。

  洪雅政府凭什么决定人家的个人审美呢?这让人想起一些地方的形象工程,似乎个别官员的权力审美能代表公众诉求,营造出和谐美好的城市形象。其实,很多东西恰恰成为当地权力运作不规范的耻辱性标志。若说这类形象工程还可以“眼不见为净”,那洪雅以红头文件强栽入户的三角梅,就让人不是滋味了。

  仅从字面联想,这种涌动在三角梅背后的权力张狂,让我们想起一篇古文《病梅馆记》。中学课本上说,作者以梅喻人,用曲笔隐晦表达出对当时人才被扭曲现状的不满。那么现在强栽三角梅,是否在为新版“病梅”提供素材呢?原文说“文人画士孤癖之隐”致“江浙之梅皆病”,“文人画士之祸之烈至此哉!”联系实际,可否解读为公权力越界后的恐怖景象?

责编:张托雅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留言要注意语言文明,此间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                                  查看留言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