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社区 > 复兴评论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陈庆贵:为财死者有的是,袁隆平只为那三分地

 

CCTV.com  2009年10月08日 09:1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红网  

10月6日,袁隆平院士在武汉四中110周年校庆上为优秀学生颁发奖学金。

  6日,前身为博学中学的武汉四中110周年校庆,“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重回母校,捐赠10万元奖励优秀学子。袁隆平谈及“身价千亿”说时称,用财富衡量科学家太低级、太庸俗。(10月7日《长江日报》)  

  袁隆平之所以鄙视“身价千亿”说,是因为他对“身价”不感兴趣。虽然于“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人欲横流,物欲横流”的当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纯属正常,有怪物疯狂叫嚣“老婆只是半个朋友,金钱才是一个朋友”也不奇怪。但作为滚滚红尘中的清醒清净者,袁隆平兴趣则在彼而不在此。“隆平高科”是我国第一个以科学家名字命名的股票,2000年上市。袁隆平现任该公司名誉董事长,持公司5%股份,每年分红20多万元。对记者“是否关注‘隆平高科’的股价”的提问,他平静回答:“我从来不管这个事。”袁隆平说:“我的主要精力是做研究。只要田里有稻子,从播种到收获,每天都要下田,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不久前,刚刚过完79周岁生日的袁隆平对外界表示,到他90岁时,超级稻争取亩产达到1000公斤。对有人质疑此提法为“放卫星”,袁隆平郑重地说:“科学研究是有一定基础的,这是我的任务,是我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从理论上讲,水稻亩产最高可到1500公斤。2000年和2004年,袁隆平分别实现了超级杂交稻亩产700公斤和亩产800公斤的目标。他说杂交稻亩产900公斤有希望在2012年实现,比预计提前3年。也就是说,“身价千亿”说轻点是对袁隆平人生志趣的误读,说重点则是对他高尚人品的“强奸”和超脱人生境界的侮辱。难怪老人面对“身价千亿”说,会怒不可遏毫不客气地斥之“太低级、太庸俗”。

  袁隆平之所以鄙视“身价千亿”说,还因为他有自己独特的财富观和生活观。面对一份评估机构报告称,作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身价为1000亿元。袁隆平如是回应:“用财富衡量科学家价值太低级、太庸俗。”何出此言?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每月工资6000多元,还有股份分红、稿费、咨询费等“额外收入”,每年总共有30多万元收入。他不是富翁,但也“不差钱”。这位八旬老人坦承自己的财富观:“钱是要的,因为要生活,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是拿来用的,该用则用,不挥霍不浪费,不小气不吝啬。”

  退一万步讲,即便按照“身价千亿”论者的认知价值和评估标尺来计量袁隆平的身价,又何止“身价千亿”能堪!换言之,“身价千亿”如果不是逻辑混乱和思维弱智,就是贱视袁隆平的存在价值和低估其“无形资产”。袁隆平是谁?袁隆平是中国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他因对杂交水稻的杰出贡献于2001年获中国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04年获世界粮食奖和以色列“沃尔夫奖”等16项国内国际大奖。对其世人无法望其项背的作为和成就,我不敢说在世界范围空前绝后,但我敢说至少迄今为止在炎黄子孙中绝无仅有。请问好事者,就其对人类所作贡献计,其身价又何止千万?其身价又何从计量?

  老实说,现下科研学术圈已非最后一块净地,其职业操守和学术良知正在渐次失守,面对来自金钱、女色、温柔乡里形形色色的诱惑,“坐怀不乱”者已然寥寥无几。君不见,为“赵公元帅”睁眼说瞎话为利益集团代言者有之,为“孔方兄”而学术不端剽窃造假者有之,为名几个臭钱出卖良心公义吹“黑哨”者有之……在当下语境下,袁隆平怒呵“身价千亿”说“太低级、太庸俗”让人有久旱逢甘霖之慨,难能可贵,让人汗颜,更令人敬仰。

  不由想起贝多芬的一则典故。一天,他正在李希诺夫斯基公爵庄园,来了几个侵略维也纳的拿破仑军队的军官。当他们发现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贝多芬时,立即要求给他们演奏,他断然拒绝。公爵为了阿谀这些侵略者,竟强制他演奏。贝多芬愤怒已极,一脚踢开客厅大门,冒着倾盆大雨回到自己住处,立即给公爵写了封信。信中有这样几句:“公爵,你之所以成为公爵,只不过是由于你偶然的出身;我之所以成为贝多芬,却完全靠我自己。公爵过去有的是,现在有的是,将来也有的是,而贝多芬却只有一个。”然而,历史终究是公正无情的,公爵在历史上灰飞烟灭未留下任何痕迹,而贝多芬却在亿万人的心目中耸起一座非人工的不朽纪念牌。

  无疑,在我眼中,过去现在将来“人为财死”者有的是,袁隆平也许是个例外。

责编:唐样样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留言要注意语言文明,此间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                                  查看留言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