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社区 > 复兴评论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张鸿:高考制度面临最大信任危机

 

CCTV.com  2009年06月16日 09:06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央视网  

    上个周末,一家民间研究机构发布了一套“高考改革方案”,设想从明年开始,逐步扩大高校自主权和考生选择权,实现多次考试,并列出未来10年详细的改革进程。此方案据说已作为建议递交教育部。消息一出引发热议,各大网站纷纷在首页转载,各种调查也紧跟其后,此番种种足见高考之热。

    高考之热除了它本身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外,还因为它在舆论上仿佛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远的不说,单单这两个月来,就先后有罗彩霞事件、京版罗彩霞事件、浙江航模加分事件、吉林松原高考舞弊案等事件被曝光,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把高考这个人们心目中最公平的考试捅了个千疮百孔,也使全国统一高考制度面临30年来最大的信任危机。

    而在我看来,这样的信任危机迟早都会到来,迟一天窟窿只会捅得更大。因为全国统一高考是计划行政体制下大学招生的手段,已经无法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多元的教育需求和差异化的人才培养策略。

    在市场之中,考生和大学是供需双方,大学提供高等教育供考生购买,如果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双方的交易将会实现资源的最有效配置。比如喜欢国学的张三就可以选择拥有众多国学大师的A大学,而哲学占优的B大学则会和整日研究尼采的李四达成入学协议,等等。可是现在的全国统一高考却扭曲了市场信号,卖方垄断了市场。因为事实上的招生者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教育部为代表的政府,所谓的211、985等众多高校只是政府下属的众多子公司而已,它把这些公司分成一本二本三本等各等级,分批包销给考生。而考生虽是买方却没有选择权,谁都无法精准地知道自己考多少分就可以进入喜欢的学校,唯一的选择是考高分。高分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好分,却能保证上一个相对好的学校。

    这样的行政性招生很容易导致的结果就是,张三考了高分,被一本的C大学劫走;而李四只考了个三本的分数,身处二本的B大学哲学系虽爱才心切却也不能坏了规矩,只好忍痛割爱……

    想想吧,这样的阴差阳错每年都在大量的发生着,造成了社会资源和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因为只有用在最适用的人身上,教育才是最经济的。而在未来,当人才和教育的错位被纠错时,成本将更加巨大。那些需要重新定位的大学毕业生正在付出这样的成本。

    当然,学生们好像也有别的可以选择,比如部分高校的自主招生。可那是真的自主吗?如何获取公众的信任呢?曾有高校的负责人对我抱怨:千万别让我们自主招生,我可对付不了方方面面塞来的条子,谁都不能得罪。说白了,如果大学只是一个受“方方面面”约束的行政性机构,它就不可能有独立的招生权。没有自主的大学,何来自主的招生呢?

    大学不自主,也不会真正为学生负责,视学生的质量为生命。对大学来说,学生就是它的产品,而这个产品的原材料正是从招生选购而来。为了保证四年后的产品质量,招生阶段必然要精挑细选。但是,如果一个大学校长随时都可能被一纸调令调往别处,学校的未来与他无关,他还会像爱惜羽毛一样挑选新生吗?

    一个常识是,我们的大学从来没有市场过,除了学费。而在这样的行政性大学面前,高考只能是“计划”的。

    如今,民营研究机构拿出了一个市场化的计划,列出了时间表,科学与否暂且不论,教育部起码应该学学人家的态度。高考到底该怎么改,改革的时间段怎么划分,这些都需要尽早给公众一个交代。

    于我个人而言,我起码需要知道2024年的高考是什么样子。因为那一年,我将是考生家长。   进入作者博客>>>

声明:本文为央视网“复兴评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链接:

 

                                                                                                                                     

                                                                                 

责编:王华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留言要注意语言文明,此间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                                  查看留言

昵 称:            
用户名: 密码: